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拾梦园

李岫春的文学博客

 
 
 

日志

 
 

凤凰山下的庙会 2  

2010-06-18 12:06:34|  分类: 我的书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剧艺人白菊花

 

被采访人:赵振巨、赵万宽、赵万好、赵振双、 赵怀阁 、赵翠兰

白菊花是上世纪我县一位杰出的评剧艺术家。

白菊花(1900—1957),原名赵景存,原籍迁西县兴城镇赵庄子村人。他身材高峻,天性聪慧,记忆超人。因家中贫困,他从小没读过书,不识一字。台词全靠别人给他念,只要念给他一遍,便牢记在心。他善演小生和老旦,并兼跨多种行当。演员、导演、舞台设计、编剧无所不能。他的唱腔纯正,韵白清晰,表演夺人,是唐山一带名重一时的评剧艺人。

白菊花出生在一个十分贫苦家庭,从小以要饭为生。艰苦的生活使他过早地谙熟世事,练出了一套打竹板的好本事。少年时代,他长期领着一群穷伙伴走街串巷要饭,他在前边打着竹板说唱,伙伴们跟在他后边,要来了东西就分给大伙吃。后来他从师于本村赵怀芳学评戏。早年,在本村剧团唱戏,先天的才赋和后天的努力,使他成为了当地有名的评剧演员,名声大振,后被唐山戏园邀请演出登台演唱,赢得当地的一致好评。他的演艺被班主看中,要把他留在团里,但因其家中环境所限,他最终没有答应。

据说,当年白菊花唱《傻柱子接媳妇》,竟然拉着一头真驴上了台,他把小驴驯服的非常听话,在台上骑着小驴唱,很是出彩,演的真实,群众也爱看。白菊花能上演50多出评剧,如《小女婿》、《三节烈》、《刘公案》、《小姑贤》、《小姑不贤》、《李桂香打柴》、《白素贞》、《通天荡》、《黄泥岗》、《武松打虎》、《王少安赶船》、《白玉楼》、《大狗劝夫》、《井台会》、《夜宿华厅》、《刘统勋私访》、《江州会》、《五龙堂》、《文昭关》、《苏三起解》、《张廷秀私访》、《琵琶词》等都是他的拿手好戏。他不但能演,还能编剧,别人讲一个故事,或是一段新奇事儿,经他一编一导,一夜之间就能成为一出能上演的剧目。

白菊花的演技精湛,功夫过人,在他的辅导下,赵庄子村的评剧团也成为了县里赫赫有名的文艺团体,曾多次参加县里的演出活动,被当时的县委书记赵原生誉为“迁西县实验评剧团”。

在他的戏剧生涯中,最辉煌的时期是在新集的凤凰山庙会。在上世纪30年代,历年的凤凰山庙会上总会有白菊花的身影。因白菊花唱得出名,新集村会上定了一条规矩,不管哪个剧团到庙会上演出,都要有白菊花到场到场,如果没有白菊花概不接纳。故此,不管那个戏班到这里演出,都要私下请来白菊花作为他们的特约演员。有一年,他没有答应剧团的邀请,剧团团长亲自拉着毛驴登门来接。

白菊花有他一套独特的舞台表演艺术,他很“入戏”,一个眼神,一个台步,就能引来观众们的满堂喝彩。他台上台下判若两人,平时他貌不惊人,一身褴褛,土得无法再土,每当与戏班配合演出,总会会遭到一些名角的冷眼,就连剧团里的茶炉师傅也看不起他。当他唱完一出戏到了后台,这些行家里手们无不心悦诚服地上前称呼他为老师,就连当年红得发紫的“四方楼”、“十三妹”、“坐地跑”“小金霞”等人都不得不佩服的五体投地。有一年,一个外地剧团唱《大狗劝夫》,当演赵连璧的演员一出场,观众认出他不是白菊花,全场起了哄,大喊,“快下去,这是假的,要白菊花!”没办法,只好让白菊花扮妆上场。白菊花化妆简单,自卑从家中带来的锅烟子,往脸上左右一抹,便上了台,当他一挑门帘,台下的观众便齐呼起来,“好,好!这是真的,这是真的!”

据说,白菊花有三出拿手戏,它们是《败子回头》、《借女吊孝》、《小借年》,当年,他就凭这三出戏叫响了整个庙会,并影响了一代人。有一次,白菊花在凤凰山庙会演出,这个团的一个演员演的不很理想,新集会上的领导不满意,又请出白菊花重新唱这出戏,赢来了观众的普遍喝彩。于是扣掉了这个团的“贴台”(即演完后的餐饮),把“贴台”的奖赏奖给了白菊花。 

解放后,白菊花积极政府号召,创作了很多脍炙人口的快板段子,如今他的儿子赵怀阁还记得,有一个段子是夸互助组的,其中有一句“互助组好,互助组好,不借磙子不借镐。”据说这个段子被一国家级曲艺团作为了保留节目。

白菊花带领的赵庄子村评剧团县内演出质量最好的一个农村剧团,他们在农闲季节除了在本村演出,还在县内巡回演出,兴城、三十二岭、陈家铺、台头、瓦房庄、东河南寨、西河南寨、城西峪、新庄子等村都留下过他们的足迹。1954年秋,白菊花带领赵庄子村评剧团30多人去黑龙江省延寿、尚志演出,演出时间长达三个月之久,受到当地人们的普遍好评。

有一年,赵庄子村评剧团去唐山评剧团学戏,演的是现代戏《刘四嫂》。在开演之前,白菊花和村里的赵怀生说定,赵怀生用笔记录台词,白菊花用心记,赵怀生心想,你白菊花记忆再好,也不如我的烂笔头。没想到,到了村里一校对,结果赵怀生的记录还不如白菊花用心记的全,不管是唱腔台词,还是文武场,竟然一字不漏。

上世纪五十年代,白菊花除了平时的演出之外,还利用了大部分时间到当地和外地进行评剧辅导。他曾在本县的白庙子、尹庄、渔户寨和承德、内蒙等地教戏,为发展评剧艺术作出一定的贡献。1957年,白菊花在本县渔户寨乡栗树庄教戏时不幸得脑溢血辞世,享年57岁。白菊花的逝世,是我县文艺界的一大损失,他虽然离开我们有50多年,但他的艺术形象却依然活在家乡人们的心里。

 

庙会的保护神王墨林

被采访人:朱庆会、李百川、熊富国

王墨林(?——1940年)也称王老墨(俗音密),迁西县新集村人。他为人正直、和蔼可亲、襟怀坦诚、开朗大度、爱民爱国,深受广大人们的爱戴,是一位思想进步的知识分子。

1937年冬,中共冀东特委组织部长周文彬同志委派他为新集镇镇长,从此王墨林以镇长身份,秘密宣传抗日救国道理,积极为共产党八路军筹粮筹款,组织群众做军鞋军袜,搜集敌人情报,为抗日工作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王墨林不仅为本村事务操劳,为抗日奔波,同时他还是当时修建凤凰山庙宇的主要发起人,凤凰山庙会的重要组织者。古人云,“宁领千军,不领一会”,这话一点儿不假,新集是一个大镇,作为镇长,虽然他的政务繁忙,但总是和大家一起操办一年一度的庙会,诺大的重担都落在王墨林身上,可他心地坦白、胸怀若谷、气度超人,有着非凡的领导才能和高尚的民族气节。他善于用人,张弛有度、不听信旁言,多年来,凤凰山庙会在他的主持下没有发生过一次不安全事故。

在庙会上,村与村之间少不了闹些意见,打架斗殴的事常有发生。大约是在1938年秋上,巨家峪去马蹄峪走会,因为巨家峪忽视了会上的规矩而致使两村闹了意见,马蹄峪将全体交伺叫到一起,决定要与巨家峪村的交伺比个高低,经过双方比武,结果巨家峪败了,当时巨家峪会首向马蹄峪会首认了错了事。谁知在第二年的二月十九庙会上,夹河的武会想找马蹄峪的茬儿,因为巨家峪的武会师承夹河学,他们是师徒关系。夹河武会上的人当着马蹄峪的交伺说,“马蹄峪的武会都是他们的师娘教的”,话里有意诋毁马蹄峪村的武会。马蹄峪交伺听了怒不可遏,一定要和夹河的人亮亮家伙。这一来,与马蹄峪一师之承的代各庄和钓水院几个村的交伺也站站了出来,要为马蹄助威,当时形成了两军对垒,一场恶战迫在眉睫。王墨林闻听,马上来到现场,便将几个村的会首叫到一起,语重心长地说,“我们都是乡里乡亲,为什么要以刀枪相见呢?我们办会不是来打架的,办会的目的是修好积德,还有就是不受外人欺负。你们看见了没有,如今小日本儿到我们这里来干什么来了?他们杀害了我们多少人,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窝里斗,你们要记住,我们手里的刀枪不是用来自相残杀的,有种的练好武艺去杀小日本!”如此气若洪钟的言辞,把几个村的会首们说的无言以对,一场即将发生的打斗就这样被平息了。

有一年,有的村子的会首向王墨林反映,说刘庄距离新集只有3里,不应该就把刘庄的花会安排在前几拨,应该排在第二天。王墨林说,“刘庄从来就是个特例,不能把刘庄往后边排。你们也不能和刘庄攀比,刘庄有会场,有神棚,需要接待各村的花会,刘庄的地位谁也比不了。再说了,你们哪个村在刘庄没有亲戚?他们谁家不招待几桌子亲?我们一定要体谅人家才是。”在他的说服下,再也没有人提起这件事了。

有一年,房官营与忍字口在安排顺序上发生了分歧,因为忍字口和房官营距离新集都是十五华里,让房官营走在忍字口之后,房官营的不忿,让忍字口在后,忍字口不忿,两村各不相让,后来房官营提出要另择别路上会。王墨林知道后,便为双方化解矛盾,为了不使双方矛盾激化,王墨林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方案,即在原有的位置,第一年让忍字口先走,第二年再让房官营先走,第三年再忍字口先走,两村逐年调换走会。一个极为简单的方法,便使这两个村的纷争得到了满意的解决。

在抗战之前,王墨林积极举办凤凰山庙会,日本进关以后,他目睹了日本鬼子惨无人道的反人类行径,1942年日本猖狂至极,几次干扰破坏凤凰山庙会的正常进行,为此他决定停止举办凤凰山庙会的。他说,我们中国人的庙会不给日本人看,不容小日本糟蹋我们的庙会。在凤凰山庙会的史册上,1942年、1943年和1944年三年是一个空白。

王墨林坚持正义,坚持抗日救国,势必被一些反动势力所不容。洪峰寺有一个叫王慎的地痞流氓,想进新集警察局,王墨林不同意,在一次争论中,王墨林与王慎发生口角,王墨林一怒之下打了王慎一巴掌,从此王慎记下了仇。日本人来了以后,王慎摇身一变,当上了冀东特务大队长。为报当年一掌之仇,王慎与新集汉奸吴老四串通一气,以王墨林在村里号召打狗一事为由,向驻兴城的日本人告了密,说王墨林私通八路,主张打狗是为八路在新集地下活动提供方便。日本鬼子听信了他们的话,便以开会为由将王墨林叫到了兴城宪兵局,对他严加审问,要他承认为八路军这些事实。在敌人百般威逼和各种酷刑之下,王墨林至死没说出一个字,最后他惨死在日本鬼子的屠刀之下。王墨林死后,新集一带的广大群众个个悲痛万分,周边各村都召开群众大会,提出“化悲痛为力量,坚持抗日,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去,为王墨林报仇”的口号。

在1952年的“镇反”运动中,迁西县人民政府在兴城镇召开镇压反革命分子宣判大会,将王慎和吴老四一起执行枪决,为王墨林报了仇。

 

 

民间艺人张寿鹏

被采访人:张裕

张寿鹏 名翰,字寿鹏,号锡伶,行大,又称大先生,钓水院村人。张寿鹏生于1883年,死于1945年。他出身书香门第,父亲张文明是一个私塾先生。

张寿鹏一生有两大特长,一是美术,二是中医。他幼时受教于遵化佟庄的一位宫廷画师。张寿鹏画艺精湛,并以画虎见长,据传张作霖大帅府中的帅座虎图便是张寿鹏所作。据张寿鹏的族孙张玉介绍,他所画的一幅3×2米的《虎啸图》在1943年期间被日本人从家中掠走。他自幼学习中医,以针灸见长,行医于冀东一带,是一位技术精湛、远近闻名的中医大夫。相据他在抚宁县行医的时候,见一家财主贴出告示,说本家女儿得一病,如果谁能治愈,便将女儿许配与他。张寿鹏什么也不顾,便说,“这病我能治。”于是揭了此榜,最后将这位女子的病治愈。财主非常高兴,愿将女儿许之。因张寿鹏家有妻室,自己不想答应这门婚事,朋友也劝他不要应允。无奈财主非要履行先约不可,张寿鹏无奈,只好应承下来,但他不敢将此女接回家中,于是携之去了口外。此时正逢张作霖招兵买马,为了生计,他便弃医从戎。后来在张作霖大帅府做了张作霖的私人医生。他在此结识了滦县的张老相,并同张老相、谢凤绵、李相久等人等11人结拜为生死弟兄,在小说《一代枭雄张作霖》一书中有对他的记述。

1928年,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张寿鹏同他的结拜弟兄一同回归故里。回家之后,张寿鹏便投身于本村的花会的事务,负责会里的导演及化妆等事务。在他的精心指导下,钓水院村的花会演艺不断得以提高,精美的化妆技术为钓水院的花会增色不少,就连外地来的专业剧团的演员们也对他的化妆技术大加赞赏。如今他唯一留下来的墨宝是他当年为神棚画的五副菩萨像,经历了一个世纪的熏烤,画面色彩依然如故,由此可见他的丹青功底。

张寿鹏具有多方面的艺术才能,他为钓水院花会的复兴和发展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如今钓水院村保留下来的几个花会会目,依然是张寿鹏当年亲手指导的杰作。在此以前,钓水院东会的武会会目是“四杰村”,张寿鹏建议摒弃之,改换《白牡丹》中“巴家寨”一节,这个会目的特点是,以女性“九奶奶”为领军人物,可收到耳目一新的艺术效果。北会的旱船原师承大峪村,在张寿鹏建议下,改换为一个充满喜庆吉祥气象的高跷“麻姑献瑞”。西会原来是一拨地秧歌,经过张寿鹏的推举,改成了高跷“八仙上寿”。这些会目上演之后,观众反映强烈,受到人们的一致好评。80多年过去了,如今这几个花会的会目,依然保留着当年原来的摸样,在今天,人们观赏花会之余,依然不会忘记这位曾经为钓水院花会事业呕心沥血的老前辈。

 

 

吹歌艺人李云

    被采访人:朱庆会

李云,生于1907年,本县尹庄乡忍字口村人。他出生于艺术世家。9岁学吹唢呐。13岁从事吹歌表演,少年时便显露出他的艺术才华。1946年,他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仍未放弃对艺术的追求。他利用业余时间刻苦训练,在部队的培养下,他的演奏技巧得到了一定的提高。解放初期,调到北京空军部队文工团,1962年转业到昌黎文工团,不久又先后调到唐山地区评剧团和遵化县评剧团任乐队教师和指挥。1967年,因遵化评剧团解散,他返回原籍。后来公社请他担任忍字口中学音乐教师。在这期间,经常参加本县和外地的各种吹歌表演活动,吹歌艺术名扬京津唐一带。

     据传,在上世纪50年代,李云在迁安县与一位吹唢呐师傅在一起攀道,他们各抒己见,不分高低。后来他们比吹技,仍是不分输赢。有人提议,让他们各自将一首曲谱从后往前倒着吹。这样一来,可就叫了那个人的短了,而李云却一个字不差的从尾吹到了头。大庭广众之下,那师傅不得不甘拜下风。

新集工委在1963年欢送新兵的时候,领导请来了包括李云等几位唢呐手进行欢送。当他们吹过一段时间以后,其他的几位都招架不住了,最后只剩下李云一人独奏,在场的人无不为他喝彩鼓掌。

每逢二月十九庙会,李云多为本村和赵庄子花会吹奏。因为他在这一带声名太大,每逢庙会人们争相追逐在这两村的花会之后,追着听李云的唢呐吹奏,人们都说,听他的演奏简直是一种最美的艺术享受。

李云是一位唢呐艺术的集大成者,他的拿手曲目很多。在人们心目中,要数那首百听不厌的《百鸟朝凤》,这是一支人们耳熟能详的曲子。听他吹奏这首曲子,会感觉你已置身于一个美丽的世界,那委婉动听的鸟语会让你如醉如痴。

李云兼融百家之长,通晓各种乐器,以吹奏乐见长,尤其擅长吹奏大杆喇叭。总结李云的吹歌技术主要有三个特点,第一是音域宽广、声音宏亮、技法圆熟;第二是气力大、韵调足、绝活多;第三是演技独特、自成一格。李云的唢呐技法娴熟、声韵优美、高处清脆悦耳、低处浑厚婉转、节奏鲜明、顿挫有致。

李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民间吹歌艺人。1980年,县文化馆编印的《迁西县民间唢呐曲选》一书,书中收入李云所传曲谱30余首。这些曲谱,有数首被选入《唐山地区唢呐曲集》中。

1981年李云因病在家乡去世,享年74岁。一位杰出的民间艺术家离开了我们,然而,他的名字一直被家乡的人们所传颂。

 

 

武会教师李振堂

被采访人:朱庆会、张裕、王冬生

李振堂,新集镇魏庄村人,生于1915年,卒于1994年。在李振堂14岁时,正逢全国号召全民练武,他便来到本县三屯营武术学校进学,从师于遵化县武林名师姚兰和沧州“银枪刘”刘福堂。主功气功、铁头功、夜行术、拳术和推拿疗疾术。拳术尤以金刚六式绵中拳、猴拳、连珠拳等见长。

毕业以后,李振堂去了关东。在吉林棒槌山因与当地歹人发生纠纷,被十几人围住,当他们想要对他下毒手的时候,他一个跟斗从重围里旋出界外,令众匪大为吃惊,魂飞胆丧,几个回合过后,李振堂反败为胜,最后制服了这伙儿歹人,由此声名大噪。    

李振堂身怀绝技,名不虚传。据说,他能用胳膊夹着两个人擦水面越河而过,脚踩水面,鞋不沾水。李振堂曾经在东北佳木斯和呼兰一带闯荡江湖,后来在宽城、古冶、赵各庄、唐山等地传教,可谓桃李满天下。在上世纪40年代,李振堂在蓟州府曾得过政府奖,奖品是一个银墩。在1984年8月,李振堂参加了唐山市农民武术比赛,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李振堂性情内向,不好张扬,民间有关他的故事并不是很多,这里只记述几件有关他的轶事,可以从中对他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1955年,吴桥大马戏团去苏联慰问回国,一路返程演出,路经唐山,恰逢新集庙会,便到此赶场上演。因为吴桥马戏全国闻名,再加上他们刚刚从国外回来,口气也很大,马戏团在场内挂起了一面条子旗,旗上写着“天下第一团”五个醒目的大字。在圈外四个犄角儿各拴着一只狗熊。再看那旗杆,从下至上,足有几十米高,用一根竹竿悬起,那面旗子高扬在空中,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这天,李振堂想进场观览马戏团表演,在门口他向把门的递过一句行话,按理说,凡走江湖人,递过了行话就应该放行,没想到看门的不理他这个茬儿,说必须要凭票进场。那时李振堂年轻气盛,心想诺大的一个吴桥马戏团,连个春点(行话)都不懂,还想出来混饭吃,我何不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他望了望飘在半空的旗子,便暗自下了主意。

据他的弟子王冬生讲,那天深夜,他乔装打扮,来到了马戏团外,手里拿着几把状元笔(即飞镖),是为了对付圈外狗熊的。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将身子蜷成一团,像猴子一般,顺着拉绳爬到了竿顶,将旗摘下,又头朝下顺着杆子滑了下来,说来也怪,场子四周的四个狗熊竟然没有发现他。回到家里,他把旗子藏在了北山坝墙里。

第二天一早,马戏团里的人发现旗杆上的条子旗不见了,大吃一惊,心想,这个僻壤荒村竟然有这等高人,当时团里有人主张马上卷行李走人。后来团里决定悬赏五百元找回这面旗子,后来又悬赏到了一千元。为什么他们不惜这大的血本呢要找回这面旗子呢?局内的人都知道,马戏团的旗子代表者他们的形象,没有了旗子,马戏团无法进行演出;另外他们也想见识一下这个摘旗子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到底有多高的手艺。那年这个马戏团正好住在魏庄,他们打听到本村李振堂手段高绝,断定八成是他所为。于是团里的几个头面人物来到他家登门拜访,但李振堂一口咬定不是自己所为,始终也没有把那面旗子还给他们。从此李振堂悬空摘取马戏团条子旗一事便不翼而飞了,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以后,不管初来乍到还是故年的老相识,凡是外地来这里来演出的文艺团体,没有不到他这里登门拜访的。

在民间,还流传着他的一个故事。在1957年,他在忍字口联合社任治安员。有一回,上级通知他们几个干部去迁安县城开会。散会后,一个骑自行车的同事想带他一起回家,他说,“你先走吧,我一会儿就到。”当那个骑自行车的同事回到联合社的时候,只见李振堂正躺在床上悠哉游哉地抽着烟呢。这人一下子就懵了,不知他是咋来的。后来人们才知道,李振堂当年学过夜行术,有着和水泊梁山戴宗一样的本事。

据他的弟子王冬生说,师傅在使用夜行术的时候,需要白芨、朱砂、等上好的纸和新毛笔等,画好符咒,口中默念咒语。至于怎么运作,别人没有看见过,也没传给他任何一个的弟子。他说师傅还学过奇门遁甲术,在他年轻的时候,他在院子里坐着锅盖练功,他妈发现他一直在背后鼓捣着什么,想看个究竟。这天他正在练功,突然听到他妈喊他,他大吃一惊,一下子便从三、五米高的空中摔了下来,破了他的功法,从此再没学成。

据说,练法术是不能有女人走近的,否则前功尽弃。若不是被他母亲冲破,说不定他早已列入仙班了呢。

 

 

新集会首李章

被采访人:朱庆会

当人们提起凤凰山紫竹院的重建和新集花会的建立,新集的老百姓都不会忘记一个人的名字,他就是新集花会会首李章老人,一位大公无私、任劳任怨、不辞辛苦、不计报酬的民间花会的领头人。

李章(1933-1998),新集村人,改革开放以后,他率先走上了经商的道路,开始经营布匹买卖。几年以后,成了新集最早的致富冒尖人物。上世纪80年代后,新集启动凤凰山紫竹院的重建,成立了“新集庙会指挥部”,李章受大队村委会的委托,挺身而出,他担任起新集花会的总会首。 1997年以后,新集开始操办恢复凤凰山紫竹院寺庙的建设,李章开始担任恢复凤凰山紫竹院筹委会的主要领导。

在新集父老乡亲们的心目中,李章是一位让人信得过的好会首,最令人敬佩的是他廉洁的品质和敬业的精神。他几次主动捐资给凤凰山,多次掏自己的腰包填补到会上。修建凤凰山的时候,他将领到的工资全部交给庙里。他说过,“修寺庙、办庙会为的是修好,求的是平安,庙上的钱我一分都不能花,花了庙上的钱,亏了自个的心。”有一年,他和吴小军去廊坊请廊坊梆子团未成,又从廊坊乘坐火车去秦皇岛请小海燕评剧团,为了减少开支,他俩人省吃俭用,两天一宿,他们省吃俭用,勒紧了裤腰带,两人共花掉了八元钱。回到家里报账的时候,领导们都为他的这种精神所感动。他却说,“群众信任我们,不等于让我们去横吃滥造。把钱用在刀刃上,虽然饿了肚子,可心里却踏实。”在李章的精神感召下,庙会指挥部一班人都纷纷以他为楷模,以身作则,带头苦干,在不长的时间里,预期完成了紫竹院的基础建设,赢得了人们信任和赞许。

多年来,李章一直提倡大搞庙会,坚持坚定不移地宣传地方文化,在重压之下态度十分鲜明。1986年,当庙会上出现了脱衣舞之后,他的态度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他说,“我们绝不能让这些不健康的东西泛滥,如果这样下去,我们的庙会就会葬送他们的手里。这些黄色垃圾泛滥,是对我们新集父老乡亲的侮辱,我们不能眼瞅着不管,今后我们还真的要好好治理一下不可了。”在禁止黄色节目进行严格管理方面,李章毅然决然地走在前头,被人们称为扫黄打非的好会首。

 

 

武会传人张裕

被采访人:张裕

张裕(1932——2009.12),出生于迁西县钓水院村一个木匠世家。他从小聪明好学、兴趣广泛、记忆超人。他除了掌握精湛的木工手艺、染布技术和企业管理以外,还对民间武术、评剧、皮影、评书等表演艺术有一定的涉猎和研究。以评剧为例,他能背述30多出传统剧目,念唱作打,生、旦、净、末、丑无所不通,说起戏来头头是道,不落俗套,这在民间艺人中是不多见的。

1951年,张裕加入本村评剧团,演唱小旦,后改老生兼导演。1958年在迁西艺校学习,任党支部委员,团支部书记,演出队队长。1961年迁西、迁安并县之后,张裕被选拔到迁安评剧团。1959年,因家庭生活困难,后转入县属新集中心修造厂。1971年参与组建迁西县织布厂,企业任副厂长,1987年退休。1996年,钓水院村重组“庄户剧团”后,张裕担任该团导演,指导团里排演传统戏和现代小戏20余出。

在其漫长的艺术生涯中,张裕将自己的聪明才智全部应用到了武会这一民间艺术上来。他12岁习武,从小才艺过人,主要以刀、枪、棍、拐、拳见长。枪术中的“七式枪”,“乌龙枪”、“三人枪”、“罗汉枪”,刀术中的“双刀”,“双手带”、“八步刀”,棍法中的“三节棍”、“齐眉棍”,他都能掌握的十分娴熟。另外他还擅长拳术,尤以“白猿三出洞”和“一百单八打”,“三人拳”见长。要说最拿手的还要数他的“三节棍”,他的“三节棍”技法不仅娴熟,而且动作快,能险中见奇,出人意料,手中器械常常是紧擦对方肢体,假中见真,令人见汗。其中他设计的“蒙头搜裆撒手搂头”和“晃三晃”套数,每次出手,都会赢来阵阵喝彩。他独创的“削头”动作表演的惊险环生,出神入化,令人叫绝。在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张裕所在的钓水院武会一直是凤凰山庙会上的备受人们关注的花会。

张裕不仅仅是一名著名演员,还是一位极富天赋的武术导演,他有着超凡的记忆力和较高的导演素质,几十年来,他不仅自身苦练武术表演艺术,而且还致力于武术的传承,在本村培养出了张臣、张志勇、李克义等一大批年轻的武术爱好者,从中见证了张裕老人的滴滴血汗。如今他年事已高,但当他看到一群年轻人在他的指导下愈加成熟,总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他经常对身边的年轻人说,“传统的花会不能在我们的手里失传,失传了我们等于犯罪,我们要将它一代代地传承下去,以弘扬我们的民俗文化,也更不愧我们的前辈为我们留下的文化遗产。”不幸这位才华卓著的老艺人于2009年冬,因癌症晚期与世长辞,享年76岁。 

  

 

附  录

凤凰山庙会各村花会一览表

 

上会日期

村  庄

备  注

偏崖子、马兰峪、高峪、磨石庵、水厂、新水、涝洼、北屯、峡口、大傅庄、董山、朱家河、尹庄、尹山、东刘庄、瓦房庄、樊庄、房官营、刘庄、东莲花院、西莲花院、马家冲、南董庄、孙家峪、干柴峪、南台、潘杖子、忍字口、刘王坎、干河草、刘台、船庄、洪葛峪、新庄子、王庄子、田家峪、临河、龙塘、米城庄、大峪、杨庄、褚庄、救驾岭、马蹄峪、上董庄、林家峪、田庄、夹河、钓水院、东岗、西岗、河东寨、十字口、辇各庄、顺水庵、李庄子、松木庄、小傅庄、学房峪、海河

另有玉田县、丰润南关、唐山新区、古冶、开平区、沈家营、车辕寨 等外地花会随各村花会入会

洪峰寺、后峪、代各庄、魏庄、南纪家峪、北纪家峪、言前峪、长山沟、吴庄、姚庄、新集、泉庄

二十上会的村庄因每年上会拨数不等可作调整

 

 

 

凤凰山庙会各村花会分类一览表

花  会  名  

 

村    名

备  注

高  跷    

 

龙塘、赵庄子、马蹄峪、东岗、西岗、救驾岭、

庄、钓水院、新集、洪峰寺、吴庄、李庄子、松

木庄、十字口、洪葛峪、后峪、纪家峪、长山沟、

仁字峪、海河、樊庄、马兰峪、刘台、水厂、顺

水庵、瓦房峪、涝洼、北屯、偏崖子、高峪、刘

王坎、房官营、干柴峪、东刘庄 房官营  泉庄  

 

武会

临河、龙塘、钓水院、高台子、米城庄、马蹄峪、

刘庄、西岗、干柴峪、魏庄、夹河、房官营、辇

各庄、代各庄、林家峪、河南寨、船庄、樊庄、

褚庄、大傅庄、尹山、新集、赵庄子。 

 

 

中  幡

高台子、赵庄子、船庄、代各庄、干柴峪、东岗、

赵庄子

 

旱  船

大峪、新集、船庄、干柴峪、泉庄

 

 

龙  灯    

 

小傅庄

 

狮子舞   

 

新集、夹河

 

跑  幡    

 

东岗、钓水院

 

背  杆  

 

  忍字口

 

抬  阁    

 

新集、小傅庄、泉庄

 

人登会   

 

忍字口、房官营

 

小车会    

 

新集、魏庄、言前峪

 

滑车子   

 

新集

 

摇车子    

 

董山、朱家河、瓦房庄、小傅庄

 

挝  杆 

 

新集

 

竹马子    

 

泉庄

 

霸王鞭    

 

夹河

 

花  灯  

 

刘庄

 

大脑袋会  

 

泉庄

 

耍坛子   

 

救驾岭、陆庄

 

鞑子摔跤 

 

救驾岭、新集、南观

 

地秧歌   

 

刘庄、泉庄、新集、小傅庄、干柴峪、房官营、西岗等

 

香  会

每道会有一拨香会,有的是几个村一道,有的

一村一道, 不一一列举。

 

 

 

 

 

 

历年凤凰山庙会上会情况一览表

 

年  份

历年参加的剧团

上会

拨数

备  注

1937

南戏台河北梆子、北戏台高腔戏

 

1938

南戏台高窝子河北梆子、北戏台夹河评剧

 

 

1939

 

1940

黄岩评剧团

 

1941

黄岩评剧团

 

1942

 

 

因日寇侵华庙会停办

1943

 

 

因日寇侵华庙会停办

1944

 

 

因日寇侵华庙会停办

1945

唐山评剧团

入本已经从本地撤出

1946

唐山评剧团

 

1947

迁安评剧团

 

1948

 

 

因自然灾害和经济困难,庙会停办

1949

 

 

庙会停办

1950

 

 

庙会停办

1951

 

 

庙会停办

1952

 

建国以后始办庙会

1953

 

有庙会

1954

 

 

有庙会

1955

 

 

有庙会

1956

 

 

庙会盛大

1957

 

120

庙会盛大

1958

 

 

大跃进开始停办庙会

1959

 

 

国民经济困难,庙会被制止

1960

 

 

国民经济困难,庙会被制止

1961

 

 

国民经济困难庙会被制止

1962

 

 

国民经济困难庙会被制止

1963

迁西县河北梆子剧团

85

 

1964

 

 

“四清运动”开始,庙会停办。

1979

 

 

刘庄开始酝酿庙会

1980

 

 

各村花会兴起,未上会

1981

 

 

各村花会兴起,未上会

1982

 

 

各村花会兴起,未上会

1983

 

10

少数十几拨花会上会

1984

 

20

停滞21年的花会首演,花会路线从老街移出

1985

河北省河北梆子剧团 

50

 

1986

玉田评剧团

45

 

1987

 

 

政府限制上会,无花会和文艺上演

1988

新集、马蹄峪两村联合演出

30

 

1989

滦县、丰润两县评剧团联合演出

50

 

1990

宝坻评剧团 

60

 

1991

玉田评剧团

80

 

1992

宽城评剧团

80

 

1993

秦皇岛小海燕评剧团

80

 

1994

宽城评剧团

90

 

1995

廊坊梆子剧团

110

 

1996

丰润评剧团

110

 

1997

丰润评剧团

105

刘庄分会场受阻

1998

廊坊梆子剧团

100

 

1999

蓟县评剧团

90

 

2000

蓟县评剧团

90

 

2001

丰润评剧团

100

 

2002

保定河北梆子剧团

80

 

2003

衡水评剧团

80

 

2004

丰润评剧团

60

闰二月十九上会

2005

保定河北梆子剧团 

20

二月二十一上会

2006

保定河北梆子剧团 

70

 

2007

沧州河北梆子剧团

70

 

2008

迁安、廊坊评剧团

64

凤凰山庙会开放

2009

廊坊评剧团

84

 

 

 

参加过凤凰山庙会的部分文艺团体

 

剧团名称

文 艺 团 体 名 称

备  注

河北梆子

 

河北省河北梆子剧团、保定河北梆子剧团、 

廊坊河北梆子剧团、高窝子河北梆子剧团、河北省河北梆子剧团

 

评剧

 

唐山评剧团、秦皇岛小海燕评剧团、宝坻评剧团、衡水评剧团、丰润评剧团 、玉田评剧团、宽城评剧团、滦南评剧团、迁安红影评剧团、平泉评剧团、夹河评剧团、珠峪评剧团、黄岩评剧团、柴家湾子评剧团、马蹄峪评剧团、钓水院评剧团

 

高腔戏

剧团所属名称不详

 

皮影

 

唐山市皮影团、丰润皮影团、遵化皮影团 、东升皮影团

 

歌舞

 

 

天津市歌舞团、廊坊市歌舞团、山西省歌舞团、江西省歌舞团、唐山市歌舞团、天津市歌舞团、廊坊市歌舞一团、廊坊市歌舞团、山西省歌舞团、江西省歌舞团、唐山市歌舞团、唐山市皮影团、大厂歌舞一团、大厂歌舞团二团、承德歌舞二团、唐山凤凰歌舞团、山西长治歌舞团、河南平顶山歌舞团、山东省临清市歌舞团

 

马戏

 

吴桥中国大马戏团、吴桥县马戏团、南宫市马戏团、承德市杂技团、吴桥县马戏团、南宫市马戏团   锦州市马戏团、锦州市马戏团、河南马戏团、佛山大马戏团、  河北南宫马戏团、安徽省马戏团、沧州大马戏团、河北马戏团、吴桥大马戏团、河北饶阳杂技马戏团

 

杂技

承德市杂技团、河南省濮阳市飞车杂技团

 

二人转

铁岭东北二人转

 

大鼓

乐亭大鼓

 

 

 

 

 

 

被采访人:

李得春  (1924-1993)男,新集镇刘庄村人,农民,曾任村赤脚医生,对疑难杂症颇有研究。本人记忆超群,能讲《三国》、《水浒》。

李大发   男,1922年生,共产党员,新集镇刘庄村人,农民,曾参加岩口暴动,历任村治保主任、党支部副书记。1984年后任会首,现居住于刘庄村。

李树方   男,1924年生,新集镇刘庄村人。农民,做过织毯师傅、泥瓦工、1984年后任花会会首,现居于刘庄村。

谢岩石   男, 1943年生,新集镇刘庄村人。滦师毕业,多才多艺,擅长戏剧、音乐和民间舞蹈,曾任职县文化馆、电影队,1980年在本村任教,2003年退休,现居住于刘庄村。

李贺明   男,1951年生,新集镇刘庄村人。新集初中毕业,农民,木匠,现居刘庄村。

路长存   男,1950年生,共产党员,新集镇刘庄村人。本村高小毕业,农民,曾任生产队长、村长、党支部副书记、治保主任等职。

李  瑞   男,1951年生,新集镇刘庄村人。共产党员,新集初中毕业,农民,曾任村党支部副书记。

王金存   男,1948年生。毕业于新集中学,农民。其记忆超人,酷爱河北梆子等地方戏剧。

朱庆会   男,1928年出生,共产党员,1943年任本村儿童团团长。1953年到三屯营镇八里铺教学,1957年任县一中教导干事,1961年任县宣传部干事,1968年任迁西一中革委会主任、党支部书记。1978年任县贫下中农协会副主任,1981年退休。

刘  祜  (1931—2007)男, 新集镇新集村人,农民。晚年曾在凤凰山紫竹院看庙。

朱万英   男,1947年生,新集镇新集村人,农民,村庙会指挥部成员,新集村评剧团演员。

李百川   男,89岁,新集镇马蹄峪村人口,1922年生,1939年参加抗日工作,曾任本村武装班长。1946年到迁西县公安局任公安队队长,1949年到河南省陈留县执行剿匪任务,任城关镇镇长,1951年任中牟县六区区长。1952年到广西省横县南乡区供销社第一副主任,1959年带病回家,现居新集镇马蹄峪村。

程子印   男,1947年生,新集镇洪峰寺村人,共产党员,曾在县建筑公司工作,现已退休。

李  武   男,1943年生,新集镇东岗村人,农民,会首。

欧阳东发  男,1936年生,新集镇泉庄村人,农民,记忆超人,擅讲故事。

李  保   男,(1939—2000)新集镇泉庄村人,农民,在本村评剧团饰过小生。

刘兆伶   男,1932年生,新集镇干柴峪村人,农民,任本村会首。

田志国   男,1947年生,共产党员,新集镇魏庄村人,历任村党支部书记。

李  银   男,1929年生,共产党员,新集镇魏庄村人,共产党员,农民。

李振宝   男,1933年生。新集镇魏庄村人,农民。

郝成宝   男,1939年生。新庄子乡米城庄村人,农民。

马文宽   (1934——2009)男,新集镇辇各庄村人,凤凰山老道马宗亮之侄,农民。

王文阁   男,1950年生,新集镇辇各庄村人,本村花会会首。

谢治国   男,1925年生。新集镇马蹄峪村人,农民。

傅金桥   男,1960年生,新集镇小傅庄村人,农民,任本村花会会首。

李宝春   男,1963年生,新集镇刘庄村人,农民。

王必生   男,1947年生。尹庄乡忍字口村人,农民,现任本村花会会首。

刘  祥   男,1948年生,尹庄乡赵庄子村人,农民,共产党员,任村副书记。

刘  香   男,1955年生,尹庄乡房官营村人。共产党员。1975年参加工作,历任尹庄乡水利协助员、尹庄乡副乡长、西岗乡副乡长、新集镇副镇长、新集镇党支部副书记兼纪委副书记,2007年离岗。

高建祥   男,1942年生,尹庄乡高台子村人,农民,现居高台子村。

傅彩亮   男,1952年生,尹庄乡大傅庄村人,农民,任村医,本村花会会首。

傅兴业   男,1937年生,尹庄乡大傅庄村人,共产党员,国家干部,已退休,现住县城□□小区。

王海齐   男,1946年生,尹庄乡忍字口村人,农民,会首。

熊富国   男,1929年生,共产党员,尹庄乡房官营人,农民,木匠,任本村花会会首多年。

柴秀松   男,1922年生,新庄子乡龙塘村人,农民,本村会首。

柴国章   男,1945年生,新庄子乡龙塘村人,农民,本村会首。

柴玉华   男,1949年生,新庄子乡龙塘村人,农民,本村会首。

路林山   男,1935年生,新庄子乡大峪村人,农民,本村会首。

路殿喜   男,1932年生,新庄子乡大峪村人,农民,本村会首。

张永宝   男,1935年生,新庄子乡临河村人,农民,共产党员,任本村花会会首。

张  裕   (1932—2009)男,兴城镇钓水院村人。共产党员,精通木工和染布技术,对武术、评剧等颇有研究。1951年,加入本村评剧团,演唱老生。1958年进入迁西艺校,任该校党支部委员,团支部书记,演出队队长。1961年被进入迁安县评剧团。1959年,转到新集中心修造厂。1971年参与组建迁西县织布厂,任副厂长,1987年退休。

李宗海   男,1973年生,兴城镇救驾岭村人,师范学校毕业,曾任新集国办中学教师,现在县地方志办公室。

赵  勤   男,1945年生,开平贾庵子村人,文化经纪人。

高云柱   男,1920年生,兴城镇夹河村人,农民,武会教伺。

宋云章   男,1934年生,兴城镇夹河村人,农民,武会教伺。

赵振巨  男,1947年生,兴城镇赵庄子村人,共产党员,迁西电大校长,文艺爱好者。

赵万宽  男,1928年生,兴城镇赵庄子村人,共产党员,曾任本村大队党支部书记。本村评剧团演员,饰丑行。

赵万好  男,1932年生,兴城镇赵庄子村人,共产党员,农民。本村评剧团演员,饰文武小生。

赵振双  男,1929年生,兴城镇赵庄子村人,共产党员,农民。本村评剧团演员,饰老生。

赵怀阁  男,1945年生,兴城镇赵庄子村人,共产党员,农民。白菊花的儿子,县邮电局职工,已退休。

赵翠兰  女,1932年生,兴城镇赵庄子村人,共产党员,迁西戏校毕业,现住唐山市古冶区。饰彩旦。

花月仙  女,88岁,天津人,评剧表演艺术家,被誉为评剧“四大名旦”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