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拾梦园

李岫春的文学博客

 
 
 

日志

 
 

采访《杨氏》所感  

2011-01-26 21:16:39|  分类: 专著序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访感想 

本月上旬,孙主任告诉我,单位决定将我写的《骡子报恩》这篇文章和借尸还魂的故事纳入县志《传说故事》部分,并通知我负责采访借尸还魂这一故事。经过了十几天的采访,今天终于完稿,我把它题名为《杨氏》。

《杨氏》这一故事在本地妇孺皆知,小时候我就听大人们讲过这个故事。俗语说,“传话传多,捎物捎少。”经过多年的口头传承,故事本身已模糊了许多。多年来,我念念不忘这件事,一直想对此进行采访,只是个人行为多有不便,因此一再搁置。去年好友韩三石来家,与我提及此事,他向我介绍了故事的梗概,他说:“当年二姨和我说过她在阴间的一些经历,因时间久远,有的细节已经模糊。”三石是杨氏肉身的外甥,多年有走动,有时杨氏也到三石家来。记得在三石结婚的时候,在婚庆中我见到了杨氏,同她说过话。那次,还给我爱人看了手相。初次见面,我没勇气在她面前提及还魂的话题,当杨氏死后,顿觉她的故事弥足珍贵了。

2011年1月7日下午,我和同事小李乘车去船庄采访。船庄位于滦河南岸,与康熙当年狩猎的五虎山隔河而望。这里是杨氏魂灵的娘家,距县城15里,距我老家18里,呈三角形。我们从县城出发,沿着滦河顺流而下,南岸的水泥乡路颠颠簸簸,近一个小时到了船庄。在老相识――现在村书记周海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一知情者家里,他叫周忠,今年80岁,是杨氏的叔伯侄子。拉起家常,才知道他爱人的姥家在我村,他爱人是我父亲的本家表妹,即周忠的岳母是我父亲的姑姑。论起了亲戚,说话分外亲热。于是便滔滔不绝的拉起了他的身世来。周老原是一位老艺人,当年随皮影团走南闯北拉弦闯过江湖。在周海的提议下,周老先给我们用四弦拉了一段皮影戏,拉得有滋有味,韵味颇浓。周老待人和蔼,憨厚可掬,而且对70年前的往事记忆犹新,他告诉我们,那年他只有12岁,曾随他叔叔爷爷去房官营看望杨氏。我心里暗自高兴,今天终于找到这故事的知情者。采访事大,于是我把话题引到了借尸还魂这件事上来,周老放下手中的胡琴,开始给我们讲起当年的往事,我们细心地听着,从错头夭亡讲到地狱情景,从借头借尸讲到杨氏故去,大概用了一个多小时,这样,多年萦绕在心上的迷团终于解开了。

采访完周忠,天已大黑。书记周海非要留我们吃饭不可,无奈客随主便。吃完饭后,我们按计划去了潘杖子,去追寻当年朱云亭写的那个小册子。听韩三石说,小本子现下在杨氏女婿傅某手里保存。杨氏无儿,只有一个女儿,招了上门女婿傅某。傅某常年在迁安矿上打工,每日天黑才回家。我们先到姚庄接上韩三石,傅某的妻子是三石的姨妹,有他在场,我们也好说话。车开到了潘杖子,傅某还没有回家。

半个小时后,傅某等回来了,我们向他说明来意,当谈到我们要看当年朱先生写的小册子,傅某略显迟疑,先是说那小把子已破烂不堪,一会儿又说小本子在他妈那里。傅某说,前几年精神文明办老高想看这本子,他没给看,还说,即使给钱也不想给他看,我们听出弦外之音,但没拒绝我们。临走时,和他定好后天去洪门寺他妈那里看看。

到了第二天,傅某嫂子王小平捎话,说小本子没在他妈那里,在干柴峪他姐那里。韩三石又给她姐打电话,他姐说,没在她手里,在她儿媳手里,说儿媳常年在外打工,小本子她锁在柜子里。后来我和傅某通了电话,我说,“我们只是想复印一下小本子,你若不放心,你可跟我们一同到复印社。”他听说要复印,语气生硬起来,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我绝不答应。看在韩三石的面子上,让你们看看已经不错了。”他的话令我很茫然。傅某视小册子如珍宝,我理解他的心情,既然如此,为什么自己不藏起来而是东借西借呢,如果我们付他使用费他是否能给我们呢?后来他答应,如果外甥媳妇回家再告诉我。在笔者结稿时候,我们依然在等着他的回话,或许哪一天我们能接到他外甥媳妇回家的消息。

故事虽然写完了,但也留给了我们一些遗憾。有人问我,这个故事是真的吗?回答这个问题有些难度,不要说我们时隔有年的人,就是当年的知情者在当时回答这个问题也很难。我写过许多鬼狐故事,了解一些人鬼之间的一些情节,我相信此事的真实性。可要去说教别人就难了。我想,我把它写出来,不在乎人人都去相信它,佛教宣扬了几千年,如今仍然有人不相信,这很自然。萝卜青菜,个人所爱,强求别人相信没意义。然而,我写它的初衷在于,真实记录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奇异事件,给后人提供详实的纪实性的资料,使人们更多地懂得一些世间奇闻和世间法。不识地狱,人们便无法了解地狱间的灵魂煎熬。这里,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们这个世界并非唯人类所有,在我们的世界,除了我们肉眼所见到的阳性世界意外,还生存着许许多多的阴性物质,或鬼或神,或妖或仙,他们比我们精灵的很多。《聊斋志异》里边所记录的故事大多都是真实故事,只是我们没有经历而已,现在的人们只能拿它当故事听了。我想,看过《聊斋》的人,看了《杨氏》这篇文章,并不会感到十分惊奇。

阴阳是事物的两个方面,有阳就有阴,阳世阴间一纸之隔。我的一位年轻力壮的好友在死前与我揖别,说,“我要走了,到那个世界去任职,若去晚了,就没有位置了。”我当时劝他,他对我说,“别人不信,你还不信吗?他们几次在催我,我没办法不去啊。”他说的令我毛骨悚然,而又那么诚挚。

当我们认识了阴阳之理,或许会更珍惜人生的可贵,人生几十年,只不过是一个驿站,虽然我们不知道去向何处,但知道我们的下一站再不是这个三位世界了。有人问,我们去往的世界在那里?我告诉你,它就在我们空间,这个世界,看不到的不一定没有,看到的又不一定是真。

记得那天采访的时候,我们向周忠老人询问他姑的名字,周忠说,“她的大名记不起来了,好像叫周什么花。中间的字想不起来了。小名记得叫错头。”啊,我和小李不禁同时感到惊讶,便会意地笑了,这个名字太离奇了!错头,一个“错”字,涵盖她终身命运!“错头”与“错投”相谐,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的一种暗示吗?我感到茫然。

记述这段故事,是我多年的心愿,如今有机会将它写下来,也算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资料。大家读了,开心更好,若添得沉重也无妨,它可以让我们了知这个世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警世人们如何去面对人生,如何敬待鬼神,如何认识佛教,这对于我们来说并无坏处。

完稿于2011.01.26-2012.03.26

《杨氏》原文 http://jiulongchaofeng.blog.163.com/blog/static/7400037920110264143758/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