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拾梦园

李岫春的文学博客

 
 
 

日志

 
 

兄弟拜师  

2013-03-10 23:13:17|  分类: 民间传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兄弟拜师    
        燕山深处,有一刘户人家,老叟早亡,老妪许氏,身下有二子,老大刘诚,娶妻周氏,名淑玉。淑玉乃书香家女,贤惠善良,心灵手巧,儿两岁。老二刘挚,时年十八,小哥三旬,未成婚。

一日,有一蓬头垢面老者来到刘家,欲求一碗稀饭以填饥肠。老妪心慈,见不得苦人,遂宰一老母鸡飨之。时午,刘诚下田而归,见一地鸡毛,便问:“何以杀之?”母遂将老者乞饭事告之,诚心疼那鸡,时下闷然不语。

始餐,老妪揭锅取鸡,却见那鸡活生生从锅里飞出,飞到院中,竟是那老者,向刘诚笑了一下,匆匆向西而去。刘诚平时崇尚老庄,今日所见,知道老者定是世外高人,刚才一笑,若摄魂取魄,使他神游物外,他顾不得一切,便追出门外。对母曰:“我去寻那师父!”母再三唤之,霎那间则不见踪影。这时,老二刘挚回家,不见哥哥,问及母亲,母相诉之,刘挚闻听,不问皂白,也追了出去。

却说刘诚匆匆追赶,行十几里路,见那老者坐一石小憩,刘诚问:“鸡何在,快还与我!”老者曰:“鸡不见我,我不见鸡,何与问之?何以逐之?”刘诚曰,“分明你拿走我家母鸡,竟敢抵赖!”老者一听,哈哈大笑:“要鸡容易,与之。”随手从地上取一枚草叶,放于手中,口中念道:“天开开,地开开,送我一只母鸡来。” 说完,只见那草叶即时化作一只雏鸡,逐渐长大,顷刻间变成一只老母鸡,刘诚看在眼里,始信这老者不是凡人,于是扑地便拜,曰:“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师父曰:“肯做我徒儿?”刘诚曰:“刘诚从小喜好方士之术,今幸遇师父,乃天赐机缘,万望收下徒儿。”师父曰:“做我徒儿,也是天意,我就你收尔为徒,不过要肯吃得苦。”刘诚曰:“能做到。”师父曰:“那便好,快起来,随我上路。”刘诚起身,随师父向西而行。行数里,忽听后有人喊:“哥哥,等我,我来也!”刘诚一看,是弟弟刘挚。便问:“你来做甚?”刘挚曰:“和哥一起追师父。”刘诚曰:“这便是师父。”刘挚听了,跪地便拜,口称师父,师父不语,飘然而去,二人紧随其后。

行至两日,刘诚与刘挚自觉得腹中饥饿,欲寻一店家。师父曰:“我背上有一鲜桃,你俩吃罢。”二人一看,哪是什么鲜桃,分明是一疥疮,其疮脓血淋漓,腥臭无比,刘挚忙捂住嘴,隔嗝欲吐。刘诚想,“即来学艺,岂能违之?让吃便吃。”于是附身啖之,师父问:“桃子好吃否?”刘诚答:“好吃。”原来那疥疮乃是鲜桃点化,刘挚后悔不及,报怨自己肉眼凡胎,有眼无珠。

又行一日,三人来到一座山前,师父曰:“此地曰栖凤山,便是贫道之所也。”二人细看,只见层峦耸翠,仙云氤氲,山川如画,天籁徐声。走近舍内,但见雕梁画柱,玉宇琳琅,曲径通幽,花香鸟语,真乃人间洞天。二人大悦,同跪于地,曰:“师父,此处甚美,而后我俩不离师父左右,认真学艺,报答师父。”师父曰:“尔等既要拜我为师,必要做好三件事,第一尊师道,第二寡言行,第三不偷懒,记否?”二人点头应诺。

次日,师父曰:“尔等随我去园中走走如何?”二人甚喜,便随师父进入深院。进一花园,见一美貌女子在溪旁洗浣,师父曰:“你等谁愿与其结为连理?”话未落,刘挚便曰:“我愿。”师父曰:“既然你愿意,今日恰是黄道吉日,今晚你可在此留宿。”刘挚大喜,千恩万谢。

次日,师父吩咐刘诚去看刘挚,刘诚应声而去。待回来时,却已哭成泪人。秉师父曰:“师父,我弟已被虎所所吃,只剩一堆残骨。”原来,昨日那女子是老虎所化。师父闻之,面无惊色,刘诚不禁对师父由生几许嗔恨。问:“师父,难道我弟辄死了事?”师父曰:“贪者之心,若比蚊虻,不足惜也,善哉,善哉。”刘诚跪地,已是撕心裂肺,大喊:“师父——”师父冷语曰:“心有窒碍,肉体何用。”

翌日,老者带刘诚再看那虎,见虎颈上有一串佛珠。师父曰:“尔将那佛珠与我取来。”刘诚略带迟疑,但未恐惧,大步走近虎前,从容摘下佛珠,递给师父。师父曰:“此虎乃贫道之坐骑,明日我将骑它去龙虎山开一法会,尔要好好看家。这庄院九九八十一间院舍,你可随意走动,唯西门外秋风榭不可近也,切记切记。”

师父走后,刘诚逛遍庄院亭台楼阁,倒也清闲自在。转眼在这里已有月余,不免心中由生几分烦愁。想起弟弟,更是涕泪潸然。此刻,想起师父临行所嘱,勿去秋风榭,倒不知那里有何神秘处。出于好奇,他决定去看个究竟。

他走出西门,见门外有一高台,台上有一厅室,上矗一碣,有“秋风榭”三个金辉大字。登上榭台,见西侧有一雕花镜子。走近前,竟然在镜里看见母亲、妻子和儿子身影,栩栩如生,那双双渴望眼神,令他百感柔肠,想再看上几眼,镜里突然一片漆黑。他心中默喊着:“妈妈,妈妈!”眼泪在早已洇湿了衣衫。

几日后,师父归来。见面便曰:“临行前我一再告诫于你,那西门去不得,你可知道,你那的泪水冲走了凡尘一十八个州县。你凡心不改,怎能得道。”刘诚听罢,惊诧不已,曰:“师父,刘诚愿求一死,以谢万千生灵!”师父曰:“尔认为你死能换取那万千众生焉?你不是想你家人么,你可骑那匹白马,带上这只马鞭,回家后,将马鞭置于门楣之上,并将你家人头颅割下,放在中堂,焚香祭之,再回来见我,那时,我便渡你成仙。”

领了师父之命,刘诚悻悻回家,家人见他归来,不胜欢喜。夜里,承妻儿睡熟,取下妻儿头颅,祭于中堂。又走进母亲屋内,母亲未睡,便不忍下手,于是弃刀去了栖凤山。其实,刘诚割下的是其俗念,并非人头,此法在道家眼里,便是一个小小玩笑而已。不但妻儿没有死,那两颗头颅还变化成两罐金子。

再说三日之后,那马鞭现了人形,却是刘挚。刘挚醒来,发现自己在门楣之上,好生奇怪。急呼母亲嫂子,母曰:“你那日追随你哥而去,今怎么在这里?”刘挚曰:“我哪里知道,只记得那日在栖凤山娶亲,后来全然不知了。”母曰:“好在你哥前日回来,留下这两坛金子,再也不为吃穿而愁了。”刘挚曰:“妈,这多金子,先给我娶个媳妇罢。”嫂曰:“明天我去托娘家人给弟弟找个漂亮媳妇。”正说着,从天上飘下一红丝带,上面有两行字迹,老妪问淑玉:“上面写的什么?”淑玉欲读,刘挚一下抢了过来,念道:“刘挚娶妻不必愁,嫂娘陪你睡炕头。哥哥已入封神榜,富贵荣华不再求。愧未堂前少赡养,金银用尽再相酬。诚儿本是神仙种,何为挚儿痛泪流。儿子刘诚大颂。”

刘挚念完,大家已悟大半,淑玉羞色难当,两鬓飞红,喃喃曰:“狠心人那,狠心人那!”老妪更是五味杂陈,哭得死去活来。唯刘挚暗暗自喜,望着嫂子傻笑。

 2013.03.10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