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拾梦园

李岫春的文学博客

 
 
 

日志

 
 

旧营缺水小考  

2015-09-20 17:5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营缺水小考

旧营,顾名思义,它是一座旧营盘。其原名狮子峪,再早称峙子谷,是蓟镇的第二个总兵府所在地。有文载,蓟镇总兵府最早选在今迁安桃林口,因地理位置不利对喜峰口、青山口之防御,在永乐十年(1412年),蓟镇第三位总兵陈敬将镇府桃林口移至狮子峪。

经多方考证,确认旧营既是蓟镇第二个镇府所在地,原名狮子峪(早年称峙子谷),2001年,县文物管理所从旧营村西沟内发现了一通石碑,碑阳刻着《三屯营桃树谷庵新建碧霞元君殿碑记》。碑文载:“三屯营之西北隅三十里许为桃树谷(峪),即古峙子谷旧关城也。”此碑的发现,甄实了困扰一时的明代蓟镇驻地悬而不决的学术问题。

据老人们说,旧营的李家原来是跟随燕王戍边的士兵,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在这里安了家,有一些山西兵在王寺峪安了家,转为庶民。有资料提供,狮子峪曾住过六任总兵,他们是陈敬、陈景先、王密云、孙杰、宗胜和胡镛。

我们可以从王国翼写的《重创三屯营北城台紫极宫记》一文中找到蓟镇迁徙三屯营的原因。其文曰:“蓟东设镇建帅,僻在峙子峪,其后地狭兵微,虏辄阑入,势莫能支,天顺二年总戎胡公镛始扩为三屯营城郭。”此意是说,狮子峪地域狭窄,无法屯集重兵,敌军来犯,难以防守,所以到了天顺二年(1458年),蓟镇第八任总兵胡镛(桃林口两任)便将镇府迁至三屯营了。

总兵府的迁出,除了地域偏僻之弊以外,在一个重要原因是狮子峪存在着严重的缺水问题。

据传,旧营平素吃水非常困难,百姓日常用水都要到一里开外的河边去担。每天一隆亮就去担水,大约半个时辰担两次水,占用了他们大部分的劳动时间。长年累月,他们一直被吃水所困扰。燕王朱棣在此守边时,选定在狮子峪建蓟镇镇府,建造镇府,必然要打一口井,村上的人听说打井,高兴万分,这回人们再不用去河里担水了。谁想,井打到一半,挖井人突然听到井底下传来一女人说话的声音:“嫂子,借我箩子使使呗。”几个挖井人听了,惊魂落魄,以为挖透了一层天地,于是纷纷爬上来,工程从而告吹。井没打出水来,吃水成了一大难题,水源解决不了,怎能屯兵打仗?到了胡镛任总兵之时,他决定将镇府迁至三屯营。后来人们把这座被遗弃的旧兵府称之为“旧营”,尔后,这里的人们再没人提打井的事了。

时间到了建国初期,县委县政府为了解决县内几个吃水困难的村庄的吃水问题,决定在旧营打一口大眼井。同时进驻工作组,向百姓宣传人定胜天的精神,破除迷信思想,1965年春,本村破天荒地打了第一口大眼井。虽然前头有工作组的宣传,但老百姓受神话故事的束缚,打井之前,人们还是诚惶诚恐,在工作组的耐心说服下,人们的思想才稍所转变。由于井口开的太大(直径十几米)和土壤结构问题,在打井过程中,井内时常发生塌方,还有人听到井下有怪异声音。当井打到十几米深的时候,突现塌方征兆,塌方事故即将发生,由于警卫及时报警,看守辘轳的几位妇女用两道井绳机警地将井底下六名社员神奇地一次拉到井上,避免了一次大的事故。这次塌方,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大大挫伤了人们的斗志,没人在下井了。领导决定,井不在往下挖,开始砌井。

当时正逢文革初期,社会上正逢“破四旧”之时。大井砌完,人们将玄武山大殿的一尊汉白玉石碑拆下来,做了井台石,做井台石的还有永福寺的一尊石碑,这尊石碑为青色,另外有一尊石碑是从杨庄徐彦召(明朝名人)坟地取来的,将它做了井上的辘轳石。据旧营村冯秀友讲,这尊石碑是在1966年8月弄来的,杨庄把徐彦召的坟给扒了,旧营花了八块钱买下了这尊碑。

直到今日,人们依然吃着这口井的水。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